第十回 关云长温酒斩华雄 虎牢关三英战吕布⑤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沈阳工业大学教务处_西南民族大学教务处_天津农学院教务在线厦大
阅读模式

17:51 27678

《新三国演义》第10回

关云长温酒斩华雄 虎牢关三英战吕布 第5节

作者:张远宏

后会稽妖贼许昌反,自称“阳明皇帝”,聚众数万,劫掠州县。孙坚与郡司马招募勇士千余人,会合州郡破之,斩许昌并其子许韶。刺史藏旻嘉之,表奏其功,除盐渎臣,又除盱眙臣、下邳臣。

黄巾起,孙坚聚集乡中少年及诸商旅,并淮泗精兵一千五百余人,接应朱儁攻宛城。孙坚攻南门,率先登城,斩贼二十余人,贼众大溃。

贼将赵弘见孙坚登城,飞马突槊,直取孙坚。孙坚自城上飞身而下,凌空夺槊,刺赵弘于马下,孙坚则落身赵弘马背,飞身往来杀贼,大破黄巾,威名大震。朱儁班师回京,表荐孙坚,除别郡司马。

后区星据江夏作乱,诏孙坚为长沙太守,往讨区星。不十五日,江夏平,捷报至京,诏封孙坚乌程侯。

曹操矫诏召天下诸侯讨董卓,孙坚举兵前来,请为前部,引程普、黄盖、韩当、祖茂四员大将及本部人马杀奔汜水关。

程普字德谋,右北平土垠人也,使一条铁脊蛇矛。黄盖字公覆,零陵人也,使一枝铁鞭。韩当字义公,辽西令支人也,使一口大刀。祖茂字大荣,与孙坚同乡,吴郡富春人也,使双刀。

其时华雄守关。孙坚披烂银铠,裹赤幘,横古锭刀,骑花鬃马,抵关大骂曰:

“助恶匹夫,何不早降?”

见孙坚兵至,华雄令副将胡轸引兵五千,出关迎战。孙坚阵中,程普飞马挺矛,直取胡轸,战不数合,刺中胡轸咽喉,挑落下马。

孙坚挥军杀至关前,因关上矢石如雨,退军至梁东屯住,一面差人报捷,一面遣人催粮。

其时袁术掌管军粮,闻孙坚催粮,或谓袁术曰:

“孙坚乃江东猛虎,若打破洛阳,杀了董卓,正是除狼而得虎也。今不与粮,彼军必败,后患可除也。”

袁术然之,遂不发粮草,孙坚军中缺食自乱。细作探知,报上关来,李肃闻报,献计曰:

“今夜,我引一军,从小路下关,袭孙坚寨后,将军引军击其寨前,前后夹击,孙坚可破矣。”

华雄然之。是夜月白风清,繁星朗朗,孙坚胜了首阵,未为防备。半夜,华雄领兵忽至,自前破寨猛攻。

孙坚得报,慌忙披挂上马,正遇华雄。两马交锋,方斗数合,孙坚身后杀声骤起。

原来是李肃自寨后杀入,竟天价放起火来。孙坚军大乱,四下乱窜,众将亦各自为战,止有祖茂跟定孙坚,突围而走。

华雄见孙坚败走,催马猛追。孙坚连放两箭,皆被华雄闪过。孙坚见了,心中着急,再放第三箭时,因用力过猛,拽折了鹊雕弓,止得弃弓纵马奔逃。

火光中,祖茂见华雄紧追不舍,急谓孙坚曰:

“主公,头上赤幘射目,为贼识认,久必危矣。请速脱幘,与某戴之!”

孙坚闻言,立即脱幘换祖茂头盔。祖茂戴上孙坚赤幘,急从大道,孙坚则从小道,分路而走。

华雄军不知孙坚已遁入小路,见人马仍在大路奔走,便望大路追赶,孙坚乃从小路得脱。

祖茂行大路,为华雄军追急,便取下赤幘,挂于道傍未烧尽树桩上,即潜入林中。

华雄军知孙坚头戴赤幘,藉着附近燃烧未尽火光,遥见前方赤幘停而不动,以为孙坚停军死战,因惧孙坚威猛,即四面围定,不敢近前。

欲知后事若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新编独白

《三国演义》是名著,常发议论,似有不恭。然要新编,必有厘正;而对厘正之处,自当有说明。

比如:孙坚因袁术“不予粮”“军中自乱”,又遭华雄半夜偷袭,止好“突围而走”。祖茂见敌紧追不舍,情况危急,便对孙坚说:“主公头上赤幘射目,为贼所识认。可脱幘与某戴之。”孙坚便“脱幘换茂盔,分两路而走。雄军只望赤幘者追赶,坚乃从小路得脱。”(见《三国演义》第25页)

此番描述即有常识性错误。夜色中,红黑难分,“雄军只望赤幘者追赶”,就有悖常识。也许有人会说:如果距离近,夜色中仍可看出红色。但此议只是没有意义的假设。因为距离一近,“雄军”首先看到的,当是孙坚“脱幘换茂盔,分两路而走。”如果“雄军”看见了这幕“狸猫换太子”,还会“只望赤幘者追赶”么?孙坚还能“从小路得脱”么?“雄军”既然连孙坚“脱幘换茂盔,分两路而走”都看不到,距离如何会近?又如何分辨红与黑?

作品反映生活。只有准确反映生活,作品才具有可信度,否则,便会损害作品真实性。“赤幘射目”便因细处疏忽而“射”掉了作品真实性。如果将“赤幘射目”作为一个违背常识的成语,或许倒蛮恰当的。

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 联系邮箱:mp@thecover.cn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猜你喜欢